欢迎浏览陕西水文水资源信息网 返回首页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 内容

水畔“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的吟唱

稿件来源:汉中水文局  作者:惠妍  发布时间:2019-02-20

窗外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犹如思念的愁绪一般萦绕在天空与大地之间,今日汉中水文局江西营水文站等山区站被大雪宠幸,大寒后北半球开始回暖,阳历年的初雪是上天送给大地厚重的礼物,瑞雪兆丰年,雪其实也是天空无声的泪,不知道天空想具体诉说什么给大地,冥冥之中我好似可以听见它们的悄声密语。所以,我眼中飞舞的雪花,优优雅雅,小心翼翼,担心会打扰到空间的一切,静悄悄落下,无声无息。假如大地温度不低都不会捕捉到坐雪的痕迹,大雪沉默的表达方式像极了大多数的基层水文人,雪花用飘落传递感情,水文人用行为阐释话语,雪花在空间飘落,水文人在河畔守望。

人往往会在天气和节气变化时,愁绪万千,这是因为自己的想法没有实现,想做的事情没有完成或者想念的人没有见到而产生的思绪。我今天,脑子里无限循环这句: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我想,我内心是想写些文字记录关于水文的所悟所想。

年轻人应该下基层锻炼,增加视野,增进情感,增长才干,多少个基层水文人用自己的行动践行着这句话,虽然当时的年代没有下基层这个说法,所谓的知识青年下乡或者退伍安置,但是他们确实一辈子守着一个水文站,扑下身子,践行着奉献诺言。

我见过基层水文人不同的模样,打鸡血式和心事重重式,这是在不同的时间段可能会表现出来的状态,打鸡血会出现在汛期,尤其是团结一心抵抗洪魔,昼夜连轴转时;心事重重会出现在非汛期,尤其是孤身一人守山护河,春宵佳节团聚时。

我不知道在河畔的他们是否真的在观测时吟唱“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我想他们一定会是在牵挂着什么,牵挂着测报工作,牵挂着水文事业,当然也牵挂着老婆孩子热炕头,但是他们却只能留守在河畔。年轻时他们可能有别的选择,既然选择了那就无悔坚守,不忘初心,不忘当时选择水文时坚定的模样。这就是我在河畔坚守时的模样,一个简简单单的水文人只会有的模样。

编辑:张艳    责编:程文利    审核:程文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