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浏览陕西水文水资源信息网 返回首页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 内容

探访水下水文站

稿件来源:  作者:程文利  发布时间:2019-10-29

10月25日,我有机会参加由全国中国水利博物馆联盟、重庆市水利局、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主办,重庆白鹤梁水下博物馆、重庆市涪陵区水利局、重庆市涪陵区文化和旅游发展委员会承办的全国水利博物馆联盟2019年年会,参观了白鹤梁世界首座水下博物馆,探访世界第一个古代水文站。

随着讲解员的引导,走进了这座设计别致的岸上展览室,聆听着这个神秘水文站的前世今缘。

白鹤梁是矗立在重庆市涪陵区长江江中心与乌江交汇处的砂岩天然石梁,白鹤梁的得名,一说是早年常有白鹤群集梁上;一说是唐朝时朱真人在此修炼得道,乘鹤仙去。

白鹤梁是造山运动时自然形成的,长约1600米,宽约10到15米,东西向延伸,与长江平行。背脊标高约为138米,比当地常年最低水位高出2至3米,随着每年枯水期和丰水期的变化,夏隐冬现。梁体分为上、中、下三段,题刻位于中段长约220米、宽约15米的梁体上,迄今发现有题刻约165段(唐代石鱼残刻1段、宋代88段、元代5段、明代16段、清代23段,年代不详者22段)。石鱼18尾,观音、仕女图各1幅,白鹤1只,主要分布在长2202米的中段石梁上,文字约3万余字。题刻始于唐广德元年(公元763年),终于1963年。现存最早明确纪年的是北宋开宝四年(公元971年)。

长江沿岸的古代先民在生产过程中,通过长期与自然灾害作斗争,总结出水文与气象的密切联系,以及降雨量的多少与农业丰歉的因果关系。早在唐代,人们就设定用石鱼作为水文标志,把它刻在白鹤梁的石头上。梁上的18尾石鱼雕刻,记载了1200多年来长江72个枯水年份的水文资料,系统地反映了长江上游枯水年代水位演化情况,为研究长江水文、区域及全球气候变化的历史规律提供了重要的实物佐证。葛洲坝和三峡水利工程的建设都曾经以此为依据,白鹤梁“石鱼”也当之无愧地成为“长江苦水水标的古代水文站”和“世界水文资料的宝库”。

白鹤梁题刻中有一尾标注最早的枯水题刻的石鱼,它的眼睛正好是长江中上游的零点水位,这和现代水文测量中设立水尺零点高程的原理相同---即大沽零点高程。它比1865年长江上设立的第一根水尺——武汉江汉关水尺的水位观测记录,要早1100多年。当地有“石鱼出水兆丰年”之说,据称如果石鱼在冬天枯水期露出水面,则第二年必是丰收年。“石鱼出水”是当地人期盼丰年的“吉兆”。

白鹤梁题刻是世界上已知时间最早、延续时间最长、数量最多的水文题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称白鹤梁为“保存完好的世界唯一古代水文站”。鉴于白鹤梁具有的科学、历史以及艺术价值,1988年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曾两次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人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
    由于三峡工程的兴建,白鹤梁题刻将永沉江底。为了让后人能观赏这一文物,国家投入2亿元资金建设了白鹤梁水下博物馆。该博物馆是三峡文物保护中难度最大、科技含量最高、投资最多的文物保护项目,也是是三峡文物景观中唯一的全国重点文物。为此先后论证了十年,提出了七个保护方案,最终采用了“无压容器”原理方案以修建水下博物馆的形式,对题刻进行在原址水下保护。从2003年正式开工,历时7年,于2009年5月18日举行落成仪式。

整个博物馆由“水下博物馆”“连接交通廊道”“水中防撞墩”和“岸上陈列馆”四部分组成。水下博物馆就是在白鹤梁原址上修建一个保护壳体进行保护。

参观完岸上展示后,我们要经过一个和乘飞机类似的安检程序。之后,再踏上一条长88米的倾斜式电梯,进入水深40米处。再通过一条约150米的平直交通走廊,再迈过一道宽约一米、厚约半米的钢制舱门后,进入到60多米长的环形参观走廊,透过只有装在歼20战机上才能有的特殊玻璃舷窗欣赏白鹤梁的题刻。

走廊上的一侧有23个半米大小的水下视窗。从视窗望去,石鱼、书刻等都展现在面前,最近的题刻只有一米远,最远的也不过8米左右。水下题刻周围安装了6排共1万多盏节能灯,让人们清晰地看到题刻并拍照。在视窗之外的水中,博物馆还安装了28个可旋转摄像机,参观者可以通过触摸屏调节可以欣赏到题刻的细致部位,还能通过电脑数据库调集与眼前景观相关的录像资料等。倘若参观者是潜水爱好者,还能到水中和题刻做“亲密接触”。

据陪同我们的全国水利博物馆联盟副主席、重庆白鹤梁水下博物馆副馆长杨建邦介绍,得益于水下博物馆优良的安全措施,水下博物馆参观丝毫不会受到往来船只的影响,同时自身安全也可以得到保证。禁航和禁泊的措施则完全保护着水下保护体周围1万平方米的水域。

参观完水下题刻之后,我们又乘电梯回到岸上另外一个展厅,这里有历代文人墨客在白鹤梁上的题刻拓片及史料、书籍,大家再次欣赏着这些不朽的作品。仔细品赏,这些作品成为集文学、书法、绘画、石刻艺术为一体的“水下碑林”。其中尤以宋代大文豪、书法家黄庭坚的“元符庚辰涪翁来”题刻最为著名。同时,还可以与从白鹤梁转移上来的题刻亲密合影留念。

在参观结束之时,同我们一起参观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驻华办事处官员菲利普・贝斐然先生激动地说:“中国的历史文化太了不起了!”当听到陕西在全国建立起了第一个完整的水文博物馆的时候,向我们竖起了大拇指用英语说:“Shaanxi - Xi'an is a magical place. Go and have a look!即,陕西---西安是一个神奇的地方,一定去看看!”并兴奋的与陕西前来开会的水利水文人合影留念。

参观归来,思索不断。重庆白鹤梁水下博物馆的石刻鱼是世界第一古代水文站,陕西半坡人面鱼纹盆的出土,更加震惊世界!它们之间是一脉相承。半坡遗址是黄河流域母系氏族社会繁荣时期的一个标本,也是黄河流域氏族社会人们利用水文规律保护自己的最早探索者。长江、黄河的历史文物,展示出了中华民族五千多年灿烂的历史足迹与文化底蕴,既值得骄傲与自豪,又渴望深层次的挖掘、保护与传承,更是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精神源泉和力量,这也正是本次会议提出的“传承与发展---新时代水文化遗产保护和利用”的主题所在,同时,也是全国水利博物馆联盟有识之士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9月18日视察黄河博物馆提出的“保护传承黄河文化遗产,讲好水利故事”的一次动员誓师会,是为中国水文化走向世界的动员令。这些都将永远留在我们的记忆里,纂刻在时代的丰碑上。

编辑:张艳    责编:程文利    审核:王建军